亚洲城登录这个世界没有被通膨吞噬,Friedman)在二OO五年出版的《世界是平的》一书

(本文由台湾《今周刊》杂志提供,节选自2月17日出版的当期「老谢开讲」专栏)

(本文由台湾《今周刊》杂志提供,节选自6月7日出版的当期「老谢开讲」专栏)

回头阅读汤玛斯.佛利曼(Thomas L.
Friedman)在二OO五年出版的《世界是平的》一书,看到抹平世界的十大推土机,其中第一部堆土机,就是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九日柏林围?倒下,开启了视窗,这件事佛利曼将之列在首位。第二部推土机则是Netscape在九五年八月九日股票IPO,正式开启了网路新视野。

最近我喜欢「拷问」朋友两个问题,一个是自从金融海啸以来,美国开始进行量化宽松货币政策,从QE1、QE2,甚至不排除有QE3;接着中国也有人民币四兆元扩大内需方案,庞大资金全都炒房去了;再来有欧洲卖力印钞票,从去年底以来就有两轮LTRO,额度超过一兆欧元。此外,日本、英国也都相继加入印钞票行列。

佛利曼写道,柏林围?在八九年的十一月九日倒塌,释出的力量解放了苏联帝国压制下的苏联人民,也改变了世界的权力平衡,使世界朝向民主共识、自由市场导向的治理方式倾斜,远离威权和计画经济;也释放了印度、巴西、中国和前苏联等千千万万人民的庞大能量,让我们开始以不同的角度去思考这个世界,并且,把这个世界看成是一个没有界线的整体。

理论上,钞票印那麽多,无限的资金追逐有限的资产,全世界股市、房市、原物料应该炒翻天。钞票满天飞舞,这个世界应该会出现严重通膨,但是眼前的事实是,这个世界没有被通膨吞噬,反而有逐渐走向通缩的疑虑。

柏林围?倒塌促成了东西德统一,塑成了一个更强大的德国,也让德国成了欧盟的霸主。另一方面,旧苏联解体,东欧诞生了很多新国家,也让中国、印度、巴西及俄罗斯,成为过去十几年来,带动全球经济成长最耀眼的金砖四国。

这一阵子,我常盯住CRB指数(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物价指数),CRB的急跌,背後显然有很大的学问,尤其是今年二月二十四日,CRB指数从三二六.O二开始下跌,到六月四日,CRB指数最低跌到二六六.九九。三个多月来,CRB指数下跌一八.一%,这段期间正好碰上总统马英九宣布油电双涨政策,国内各项物价飞涨,但是国际原物料价格却纷纷出现大跌的走势。

柏林围?倒下来,促成了欧盟成立,也形成了欧元区的经济体,东欧迅速民主化,冷战时代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的对立,也暂告一段落,这是世界经济快速崛起的一大关键。这些年来,地缘政治的风险,从O一年的九一一恐怖攻击引爆,中东的伊斯兰激进势力,成了美国防恐头号大敌。美国过去这十年的中东与非洲战略,及反恐的布局,可能在这次突尼西亚与埃及的变天中发生重大改变。

**CRB指数反常急跌,预告世界有大变化**

去年十二月中旬,北非大国突尼西亚南部一位失业青年无照摆摊卖蔬菜,遭警察取缔愤而自焚而死,结果触发大批民众上街头。没想到这场「茉莉花革命」,居然意外地推倒统治突尼西亚的老政权,总统宾阿里挡不住民怨,今年元月仓皇出走。这股反独裁集权统治的「茉莉花革命」熊熊烈火,很快地烧向北非诸国。

回头检视过去十几年来,全世界物价走向,CRB最高在二OO七年的四七三.九七,那个时候油价一桶涨到一四七.二七美元,全世界几乎闻通膨而色变。但是高油价、高原物料也把世界推向毁灭之路,O八年次级房贷风波引发金融海啸,CRB一口气重挫到二OO.一六,当时贵金属、农产品价格都下跌,油价一口气跌到三十二.八四美元,金融海啸把钞票蒸发,通膨的乌云也跟着被吹走了。

先是元月二十五日,成千上万的埃及人民聚集在解放广场,要求一九八一年起执政的穆巴拉克立刻下台。同一时间,约旦有六千人在首都安曼举行示威游行,要求总理要下台;然後是叶门发生连串的抗争,要求总统要下台;接着是叙利亚、黎巴嫩,以及北非的大国阿尔及利亚及苏丹,都出现专制政权面临愤怒群众抗争的局面。

此後美国进行印钞票救经济的政策,全球股市开始上演大资金行情,实体经济也逐渐恢复。这回油价也卷土重来,纽约油价再涨到一一O美元左右,CRB指数这次最高点只到三七O.七二,直到欧债危机引爆,CRB指数开始走上下跌的道路。如今CRB指数回到二六六.九九,与O八年的二OO.一六、一O年的二四七.二五相互辉映。

结果在短短两个月之内,突尼西亚的总统宾阿里垮台,埃及的群众运动进入第十八天,坚不辞职的穆巴拉克,最後也只好举家到红海的夏姆锡克别墅度假(副总统苏雷曼随後透过电视谈话,表示穆巴拉克已经授权埃及武装部队最高军事委员会掌管国家事务),结束长达三十年的独裁统治。穆巴拉克宣布下台,埃及最高权力机构军方会议立刻接手统治国家,并宣布解散国会,暂缓执行宪法,承诺半年内和平移转权力。

更值得注意的是,CRB指数都是走缓跌的路线,这回出现急跌,似乎也预告这个世界会有大变化,这是第一个问题。

突尼西亚及埃及两个非洲大国,相继在两个月之内变天,反专制政府的群众力量在中东、北非地区迅速蔓延。这股政治震荡堪称是一九七九年伊朗革命以来最猛烈、也是风险最大的一次。这次埃及变天有三股决定性的力量,一是群众、二是军方、三是美国。欧巴马在穆巴拉克陷入困境後,多次对埃及局势「指点失据」,反令埃及情势更加混乱,这是「阿拉伯世界的柏林围?」倒塌了。

O八年雷曼兄弟银行最後走上破产命运,美国次贷危机冲击欧美银行体系至大,最後的代价是几家重量级投资银行被合并。雷曼兄弟走上破产是最危急的一刻,而雷曼兄弟这一倒,也迸出了惊人的金融海啸,造成全世界巨大灾难。

现在全世界的焦点都在看,谁会是下一个埃及?这股民主化浪潮将不断在中东、北非地区发酵。黎巴嫩贝鲁特美国大学教授Hilal
Khashan直言,在埃及掀起巨浪之後,再等数天,你将看到这是一个无法阻止的趋势,下一个可能是阿尔及利亚、叶门、苏丹、叙利亚及利比亚。相对而言,沙乌地阿拉伯及摩洛哥也有压力,但统治根基稳固,变天不易。像约旦因为燃料及粮食价格上涨,数以千计人民走上街头,国王阿布都拉(King
Abdullah)立刻撤换首相萨米尔 里法伊(Samir
Rifai),并任命曾任驻以色列大使的前将领为新首相,稍稍平息了民怒。

我的第二个问题是,这回若西班牙或希腊退出欧元区,对世界经济带来的冲击会有多大?O八年的雷曼兄弟银行,只是一家影响力很大的金融机构,一个企业倒掉就对世界造成那麽大的影响,万一国家出事,这个冲击恐怕比企业出事还大上很多倍。这也是大家对欧债危机疑虑最多的地方。

不过,阿拉伯的这一场争民主运动仍然没有平息下来,目前阿尔及利亚、巴林、叶门压力都很大,首当其冲的,都是亲美的独裁政权,攸关美国的「大中东政策」。埃及经济总产值三六八亿美元,占全球比重不到一%,但是因为埃及控有两大能源供应的命脉,一是苏伊士运河,一是二百哩长的Sumed油管。这两大运油渠道每天都有近百万桶原油经过。因此,埃及骚动,北海原油立刻飙涨到一百美元以上。

最近被讨论最多的是希腊退出欧元区,但是以美国为首的G8国家都期期以为不可,这是大家害怕希腊退出欧元区,对全球经济带来无法预测的冲击,只得勉强留住希腊。只是基本面的问题没有解决,希腊与西班牙问题仍然会是烫手山芋。

**埃及有可能成为欧美最大的安全威胁?**

欧美国家长期以来为了维持石油供应,一向只着重中东地区的稳定,而忽视这个区域内的政治体制和人权情况。偏偏美国支持的独裁专制统治集团都不得人心,美国甚至对区内很多国家维持双重标准,像阿尔及利亚的「伊斯兰拯救阵线」曾赢得大选,但随後又宣布其为非法组织,推翻了这次民主选举结果。在反核一事,美国坚决反对伊拉克、伊朗发展核武,但对以色列却「视而不见」。这种政策双重标准,进一步扭曲了中东地区复杂的政治结构,反而让中东这个新火药库危机四伏。

现在埃及革命成功,独裁政权垮台,但是埃及的未来谁也不知道。目前最担心的是以色列,最害怕埃及会像一九七七年伊朗推翻国王巴勒维後,出现何梅尼类似的极端伊斯兰政权。西方有情报分析家已警告,埃及有可能取代巴基斯坦,成为欧美最大的安全威胁。

目前以色列最关切的是,一九七九年签定的《以埃和平协定》会不会出现新变化?而这得看埃及政权最後会落入谁家?埃及这次革命源自人民不满穆巴拉克政权,于是在Facebook、Twitter及卡达半岛电视台的推波助澜下,推翻了独裁专制政权。年轻人在整个运动中担纲领导角色,像Google现年三十三岁的行销主管Wael
Ghonim就扮演了重要角色。没有任何魅力型领袖产生,即使是得到诺贝尔和平奖的前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Mohamed
El
Baradei回国,也不见得有人民捧他成为「华勒沙」或「哈维尔」。连被西方媒体关注的穆斯林兄弟会(Muslim
Brotherhood)也变得低调。可见,埃及没有组织或领袖攫夺革命的果实,这和当年何梅尼「黄袍加身」很不一样。

因此,埃及变天后,这股人民的力量会演变成什麽样的政治形态?这将是中东、北非这股民主化潮流中,最值得关注的焦点。是军方继续把持政权?穆巴拉克最後下台,十之八九是被军方逼退的,埃及变天不发一枪,也是因为军方没有在局面失控时开枪镇压,未来还要看由最高军事委员会组成的临时政府,是否信守承诺「还政于民」。埃及的独裁者下台,并不等于埃及局势尘埃落定,若说人民力量大获全胜,恐怕仍言之过早。

不过这股民主化风潮继续吹下去,对中东及非洲造成的影响将十分深远。过去非洲一直有「黑暗大陆」之称,像埃及经济长期不振,有四成民众每天收入不到二美元,失业率居高不下,很多年轻人一离开学校就失业,这股青年失业浪潮,才是引爆阿拉伯世界的最大颗炸弹。

目前资金大量流出欧元区,西班牙去年首季还有五十四亿欧元的资金净流入,但今年首季就出现九七O亿欧元的净流出,单是三月就净流出六六三亿欧元。希腊人则赶紧把钱搬出希腊的银行,过去两年希腊银行体系已流出三分之一的存款。欧洲资金大出走,也造成欧元急速贬值,欧元贬、美元升,也造成以美元计价的原物料价格急跌。

**失业潮对政权稳定性带来莫大冲击**

阿拉伯世界近半人口不到二十五岁,其中有三成是十五到二十九岁的年轻人。然而,经济成长不足以满足庞大就业人口,自埃及、突尼西亚到阿尔及利亚,都面对高失业率及贫穷。埃及人口从一九八五年的五千万人,急升到目前逾八千万人,人口中位数只有二十四岁,埃及失业率达九.六%,年轻人失业尤其严重。这股失业潮对政权稳定性带来莫大冲击,这是埃及革命背後最值得启发的省思。

其次是网路成为推倒政权最大的催化剂。在突尼西亚一名年轻菜贩自焚,透过Facebook传送,立刻凝聚成一股推倒政权的力量。这次在埃及抗争事件中,Google的中东及北非市场部主管Wael
Ghonim一度被收押,他承认在Facebook设反政府专页,鼓励年轻人发动网路革命。他被拘禁十二天后获释,一出狱立刻回到群众运动现场,凝聚了更强大的反对力量,使得阿拉伯世界这场革命,Facebook、Twitter及半岛电视台都成了推倒集权政权的重要力量。

社交网站如Facebook、Twitter一直都是示威者交流的管道,埃及政府一度切断全国网路服务及手机服务,连仅存的网路供应商Noor
Group都被要求暂停服务。埃及虽全面封锁网路服务,但仍然无力遏阻群众抗争,这显示在网路世界,统治者所面临的挑战,比过去任何一个时期都要大。

这次埃及暴乱,中国政府极力封锁埃及消息,怕人民有样学样,中国国务院甚至通令新闻媒体报导埃及新闻时,必须完全使用「新华社」通稿。全国网站也都删去「埃及」、「穆巴拉克」等敏感字眼,不准网民搜寻,可以看出中国应变的快速。

不过,这次北非串连革命,对中国恐怕有相当大的影响。像是苏丹,一直都是中国原油最大进口国,北京过去十年至少在苏丹投资了一五O亿美元以上,几乎遍布所有产业,苏丹的面积是法国的五倍大,人口只有四千万人,这回南苏丹发动独立成功,对中国冲击不小。而人口二千七百万人的阿尔及利亚,到处都可见大型工地上,飘扬着中国建设公司的汉字,中国与阿尔及利亚的合作很深入,这回阿尔及利亚的变化,也引来北京当局高度关注。

**全球都必须面临痛苦调整,经济正在减速**

**热钱大转向,回流欧美成熟市场**

另一个角度是,阿拉伯世界的民怨爆发,应该是政治制度的落後,无法遏抑贪腐及社会贫富悬殊的隐疾,像穆巴拉克下台,立刻传出穆巴拉克家族搜刮了二百亿美元财产,引来全球关注。埃及那麽穷,穆巴拉克家族那麽富有,成了很大的对照组。这是集权家族迅速垮台的最大推力。

不过从社会层面来看,粮食价格急速飙涨,冲击到人民生计,这是在高失业率底下,高粮价很可能成为全世界政治不稳定的祸源。农产品价格飙涨,是在金融海啸之前已经发生过,当时海地发生抢粮事件。

但是最近半年,受到热钱推动,加上澳洲、巴西水患,中国北方八省严重乾旱,埃及暴乱,棉花立刻暴涨到一八九.七六美分。这半年之内,小麦期货急涨了六成半,玉米期货暴涨八成,农产品,特别是粮食价格急涨近失控。埃及骚动刚起时,穆巴拉克曾涨粮食津贴想要纾解民怨,但民愤一爆发就不可收拾,粮价飙升造成的政治不安定,恐怕是二O一一年的重大课题之一。

而这些问题,过去大家一致看好的新兴国家几乎每个都有,这也促使热钱在一一年之初开始流出新兴市场,回流到欧美成熟市场,造成了全球股市的一次大转向。这次埃及变天,诉说了很多变化的危机、转机与契机。

–整理 张雅菁/乔艳红

注: 1.专栏作者老谢–谢金河,为《今周刊》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.

2.以上评论不代表立场.

最近欧元兑美元最低一度跌到一.二二九,频频写下新低,而美元则成了主要避险货币,美元指数一度涨到八十三.五四二,这比起去年欧债危机冲高的八十一.七八四还高。可以想见这次欧猪国家招惹的问题比去年还严重。

全新邮件产品服务——“每日财经荟萃”,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。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。

所以,我的第一个问题与第二个问题走到这就汇聚在一起,CRB指数大幅下跌是美元强力升值所致;而美元升是因为欧元、英镑贬;欧元贬,则是欧猪国家出问题,欧洲的问题也影响到全世界的主要国家经济,很多把产品卖到欧美的国家,都面临出口停滞的问题,中国经济的减速就是最典型的代表。把这些问题全部绑在一起,最後只得到一个结论:全球经济都必须面临痛苦的调整,全世界的经济正在减速。

这次「日圆先生」神原英资再度来台演讲,去年他的结论是寻找卖点;今年他说,他的字典只有「悲观」两字,我印象最深刻的是,他说未来两年是二次战後全世界经济最坏的两年,这个结论我听进去了。我隐约感受到这个世界的调整是很可怕的,包括企业及国家,最显着的例子是脸书上市。

脸书上市十个交易日,跌了七个交易日,上市首日股价从三十八美元承销价,一度大涨到四十五美元。脸书是这两年全世界最梦幻的企业,因为这个世界与脸书连结的人太多了,脸书的价值也无法估计。

不过脸书的上市只有一天好光景,脸书第二天就跌破承销价,跳下去买脸书的人都赔钱,脸书上市十个交易日,到六月四日股价最低跌到二十六.四四美元,收盘二十六.九美元,市值从一O四二亿美元缩水到五七五.一四亿美元。参加IPO赔钱的投资人愤而告承销商,也有投资人骂脸书创办人佐克柏是骗子。脸书的风光上市,却落得如此下场,只能说全世界的投资人都变得务实了。

脸书今年预估每股税後纯益O.三九美元,以股价二十六.九美元来算,本益比仍达六十八.八倍;比起老牌绩优公司像英特尔、微软的十倍,IBM、沃尔玛的十四倍、YUM的二十倍,脸书仍有十分深厚的梦幻味道,再比比Google只有十七.五倍,苹果只有十三.七五倍,脸书的调整之路恐漫长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